暢閱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惡魔每天闖我空門 > 78.第 78 章

惡魔每天闖我空門 78.第 78 章

一秒記住【暢閱小說網 c-ccccc.cc】,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這句話重新購買90比例就行喲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寧寧低下頭, 聲音變小了一些:“不,我……我沒有這個榮幸認識您,艾瑟爾大人。”但她本能的不愿意讓艾瑟爾想起這段經歷,下意識地否認了。麗萊呵斥她:“你是怎么被艾瑟爾大人送來的都忘了嗎?!一點都不知道感恩!”寧寧驚慌起來:“沒有, 我當然不是……!”這個帽子她不能接下來,教堂當然不會要忘恩負義的孩子。艾瑟爾阻止了:“他只是太害怕了。麗萊夫人, 你不用苛責他。”

????麗萊悻悻地放過了寧寧。“要不是大人好心給你說話,看你這小崽子今天還能不能好!還不感謝艾瑟爾大人!”寧寧趕緊要跪下給他行禮:“謝謝艾瑟爾大人!”

????她沒有跪下,就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扶了起來。冰冷的雪花落在身上,悄然無聲地融化了, 柔軟的白光浸潤進身體, 寧寧覺得整個身體都溫暖起來。她語無倫次地說:“謝……謝謝大人。”她差點又要用回自己的語言, 但及時咬住了舌頭, 忍住了。艾瑟爾溫和地說:“你不用謝, 是我撞到了你,害你遲到。”

????那雙藍眼朝她溫和地彎起來的時候, 果然如同傳說中的那個什么亂七八糟的, “矢車菊的微笑。”寧寧沒敢看他, 只瞟到一眼就立刻拘謹的低下了頭。她這才發現自己的凍瘡和下腹那點隱隱的痛都已經消失了。艾瑟爾問麗萊:“剛剛發的那些棉衣應該還有剩吧?”麗萊笑容滿面:“當然有, 艾瑟爾大人!”那個笑容中滿是慈祥的親切的愛,熱忱的尊敬,麗萊和所有與她年齡相同的那類中年婦女一樣, 看待艾瑟爾如同看待她的兒子。她向下瞅了一眼寧寧, 眼神馬上就掠過一抹兇厲。

????“哼, 你下次還敢再犯試試看!”

????寧寧得到了一件溫暖的棉衣。雖然棉衣也是被挑剩下的最破的一件,因為她遲到了,最后一個來,但好歹也是一件很溫暖的棉衣了,破洞也很少,可以自己偷偷補了,不需跟風像其他孩子一樣,花錢請瑪麗萊——麗萊的女兒,廚房的少女監工——縫補衣服。通常來說,這也就是討好麗萊。

????但說出口的懲罰不能收回,寧寧還是要去通煙囪,做五十遍晚禱,工錢也還是要扣掉。當然這并不需要明說,麗萊夫人只需在拿著嘩嘩作響的錢袋挨個兒給孩子們派發今天的工錢的時候,當著寧寧的面,數出五個銅板揣進自己的口袋里。順便警告她:“要不是看在艾瑟爾大人的面子上!”寧寧低下頭,驚惶的說:“是,謝謝麗萊夫人,謝謝艾瑟爾大人的寬容。”

????艾瑟爾已經走了,他只是記著最近要下雪,又收集了一些棉衣來發放。他還有巡邏的任務,他的心照耀著整個王城的窮人,并不會只看著教堂廚房里的一個瘦小孩子。矢車菊的微笑,圣殿的光輝和驕傲,也不是寧寧這樣的下等人可以坦然平視的。

????寧寧至少可以在灶臺邊吃完了早飯再去干活。這里與其說是廚房,不如說是教堂的面包房。教堂是圣殿的附屬,散播信仰,組織活動,那些主教和牧師每天都要發放大量的圣餐,面包、干凈的水,一些牛奶,有時也會做薄薄的餅干。這些圣餐只能由干凈整齊的小孩子們制作,已經經受過“世俗之褻瀆”或者超過一定年齡的人都沒有這個資格。

????教堂收養許多孤兒,大部分沒有戰斗和魔法天賦的孩子們就是派這個用場。至于他們成年后——誰知道呢?反正寧寧不是這個渠道來的,她不關心那些人最后會到哪里去。他們起碼在允許年齡內還能住在教堂后面的小排房子里的大通鋪,溫暖的墻壁和床,先挑選的棉衣,可以填飽肚子的餐食。小塊的硬面包寧寧都還只有每天早午兩餐能吃到呢。

????廚房已經開工了,第三批面包都已經烤出來了,窄小的房子里只有很小的通風口,走到沒有火烤著的地方就又濕又冷,讓人發抖。麗萊夫人因為早上的事,特別分注意力在寧寧身上,見她吃完了飯就馬上驅趕她:“快去通煙囪!今天之內你要干完!不然明天你就等著看吧!”

????寧寧只能搬著工具出去。無論如何,因為通煙囪活兒重,她熱水可以管夠。她飽飽的喝了一頓,穿著新拿到的溫暖的棉衣,要通的煙囪在隔壁的小房間里,教堂最多的就是禱告室了,這種小房間又窄又小,還要放壁爐,日夜不停地燒著奢侈的木柴溫暖石頭房子,就很容易堵。平常都沒人用,砌爐子干什么,寧寧罵著。

????她得先用工具把爐膛掏空,清理灰燼炭屑,然后才可以爬上房頂,把鉤子從上往下搗,把那些堵在煙囪里的東西都弄出來。爐子雖然小,但教堂很大,房子很高,壁爐也很高。寧寧舍不得弄臟新棉衣,只能脫掉衣服,在冰冷的空氣里鉆進爐子里,每過十幾分鐘還要出來咳嗽一下,用冷水洗掉掉進眼睛里的灰塵。她錘了錘腰,再摸了摸手指,大概是因為騎士的圣光,凍瘡和繭都消失了大半,沒有厚皮的保護,粗糙的壁爐將她的指尖磨出血來。

????但無論如何,她不能弄臟衣服,坐在木炭里還更溫暖一些。寧寧洗了洗手,擦了把汗,就又回去繼續干活、

????中午時她聽見了午聲鐘響,估量著過了一點時間,偷偷去食堂門口,請一個正好吃飽了飯的認識的孩子給她拿一塊面包來。“告訴瑪麗萊是給我的份就可以了。”當然每個人拿面包都是有數的,會記帳的。瑪麗萊遠遠地看了她一眼,睜大眼睛,差點都認不出來那個小黑猴是寧寧。麗萊夫人破口大罵:“一身黑的小鬼站在這里干什么!想弄臟地板嗎!快滾!”寧寧趁她沒罵出更多的話的時候抱著面包趕緊溜了。

????大約是今天也有好心人付錢給面包加了料——時常會有這樣的情況,為教堂捐款的貴婦,為窮苦人的日子哀泣的小姐和紳士,不過寧寧總覺得今天是艾瑟爾。面包很大塊,雖然硬,里面有牛奶的清香。寧寧一聞就聞得出來,她也做了三年面包了。她無論怎么洗手還是洗不干凈,面□□上染上了黑乎乎的煤印和血跡,寧寧不以為意地拍了拍,一口咬下去。

????下午雪更大了,寧寧趁吃飽肚子暖時趕緊去干活。上房的話要去格吉先生那里領一下梯子,格吉先生早上也是當面知道的,看見她來要梯子就說:“喏,在那里了。”梯子已經搬出來了,積了好大的雪,在角落里結冰。寧寧氣得要死,還是只能笑著說:“謝謝格吉先生。”趕快給了他一個銅板當作感謝。

????格吉和她一起把梯子搬到要去的地方。會有人定期檢查煙囪,如果要通的話,就在煙囪上系上一根彩條。不同的房間,彩條顏色不一樣,對著房間找找位置就可以,這就是不識數的人的笨辦法了。寧寧已經看好了位置,格吉說:“我回去了。”寧寧乖巧地說:“謝謝格吉先生!”格吉看了她一眼,寧寧握著手站在那里目送他走,這回可沒有銅板了。

????寧寧自己一個月也就三十五個銅板。呸,他一個月能拿八十個銅板,還有外快,還要來看寧寧的。

????寧寧頂著風爬上了房頂,教堂的房頂有點圓,遠遠地煊赫地立在前面,然而并不能遮擋風雪,后面的灰色瓦片結了冰,覆了雪,走起來一步一滑,特別難受。每年都有小孩子從房頂上摔下來的事,如果運氣不好,就是直接被抬去亂葬崗的命。寧寧趴在房頂上,頂著風,拖著長長的大鉤子,發著抖抓著嵌在石頭里的把手,努力往上爬。她爬過去的時候,臉上蹭過一片印在雪上的淺淺的印痕,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這里蓋過,她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那雙鐵的靴子,闖入她的視野,鐵的手套,伸入她的眼前。

????寧寧抬起頭,撞進那雙藍色的眼里。高貴的艾瑟爾大人,站在房頂上,白金的盔甲,彎下腰,伸出他那雙高貴的手,在風雪里朝她微笑。湛藍色的眼眸,矢車菊的微笑。

????寧寧說不出話。艾瑟爾說:“是你啊,我想起你是誰了。”

????艾瑟爾睡不著,他被牧師和藥師叮囑,臥病在家休養,而他的傷實際上又沒有那么重——沒有那么重到無力撐起身體,而逐漸積累許多無處發泄的精力。艾瑟爾還是有些不太習慣這樣的休閑,沒有日常訓練和繁忙的公事,沒有祈禱圣禮、巡邏、值守、和其他許多別的事情。他注視著黎明泛起天光,雪在這樣的微光下顯得灰色的臟污,從枯枝上墜落下來,融入結束了聚會,疲憊地行駛在道路上的馬車頂。四處而走的仆人們忙著替主人提前回到家打掃,清晨反而是這座城市最繁忙又寂靜的一段時光。

????然后門輕聲打開了,艾瑟爾回頭看去,是老管家艾德里恩,又意料之中又無奈微怪的看著他。
?
白小姐网六肖中特